公司簡介  
 組織構架  
 企業文化  
 員工風采  
 證照榮譽  
 中大動態  
 在線視頻  
 聯系我們  
 給我留言  

中大動態
2017年,藥品省代將遭大范圍清洗?!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6-12-30 16:09:28 閱讀:946次

 

  省級代理商通常負責的工作是產品省級招標中標、省級醫保目錄、產品省級價格維護和分銷,隨著醫改城市的增多和兩票制的執行,省代在轉型CSO過程中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

 

▍ 醫保支付價將要下放到市?

 

  2016年即將過去,2016年上半年醫保支付費用成功遏制增長的勢頭,傳聞2017年醫保即將穿底,這意味著2017年醫保費用管理只會比2016年更加嚴格。

 

  鑒于整個醫保支出為治療人次與人均治療醫保費用乘積的結果,人口老齡化意味著治療人次可預期的快速增長,降低人均治療費用才是王道。

 

  人均治療費用又可以再分解為兩個大項目:藥費和醫療服務費。根據目前的輿論趨勢,醫生系統已經成為弱勢群體,再逼就沒人做醫生了,而且醫生的收入要“陽光化”,醫療服務費還要上升,總費用控制不變那自然而然就是控藥費了。

 

  主觀上有控藥費的動機,客觀上有控藥費的空間,因此即使有2016年版新醫保目錄的調整,“兩保合一”帶來的目錄擴容和原有報銷限制條件放寬對工業的短期利好,但鑒于醫保總費用嚴格控制的需求,醫保支付價只會更傾向于向最低價的方向去制定,如安徽醫保支付指導價就是按全國最低價調整醫保支付標準。

 

  一直有傳聞支付標準將以省為統籌單位,以市為具體制定部門。這意味著企業對產品醫保支付價的維護將要下沉到以市為單位——以往只需要產品進入省級醫保目錄,省代負責產品中標,基本全省的醫保支付價就可以確定了;但是一旦醫保支付標準的制定權力下放到地級市,就意味著省代將要面對地級市醫保支付價格的維護職能。

 

▍ 進省平臺藥品目錄≠在醫院銷售

 

  2016年醫改城市擴容到200個,未醫改試點城市138個,醫改試點城市已經覆蓋過半。11個醫改試點省份中,除江蘇宿遷市沒有成為醫改試點城市,其余108個城市都屬于醫改試點城市,而未進行醫改試點省份中,基本每個省都有城市被作為醫改試點。據悉2017年醫改城市的數量還將進一步擴容。

 

  醫改試點城市基本都可以有各自藥品采購規則,這意味著省平臺的價格只能是第一輪的產品淘汰,剩下的是——質量層次——通用名——劑型——規格依次遴選的產品;這些產品還需要經過醫院采購最終才能完成藥品采購流程。醫改試點城市的規則與省平臺不一致,省代就要加強各醫改地級市的招標管理。

 

  從三明模式和上海、深圳GPO模式的結果來看,一是各地級市的商業公司數量進一步被壓縮,二是省級平臺的目錄和價格有可能不被認可,三是產品最終價格有可能只能支持醫院/醫聯體的代理商的費用,甚至市代分銷的空間也不復存在。

 

▍ 省代終極挑戰:兩票制+營改增

 

  毫無疑問,“兩票制”在2017年正式落地是省代的最大挑戰。

 

  CSO是省代轉型的最好方向,一般在不虧藥品保證金的基礎上,省代銷售多少算多少,工業以往對省代的約束并不是非常大。

 

  但是CSO是服務外包制,和省代以往的分銷制不一樣,CSO將會以結果為導向,若完成不了合同履約的要求,工業可以不和省級代理繼續簽約。

 

  在這樣的情況下,省代若要轉型CSO就必須要加強對醫院的控制能力,有自營團隊的省代將會更容易在CSO轉型中獲得優勢。

 

  正如上文所說,醫保支付價也罷,藥品招標也罷,以往以省為單位的所有價格將要下放到醫改地級市,大部分省在本輪省級招標后,未來除了和其它省最低價聯動價格外,基本上就傾向于延續現有的招標模式,省代維護省級平臺的功能重要性下降,市級代理商的重要性將被提高。這意味著只有省級政務功能和普通分銷功能的省代將要面臨具有同樣功能的商業企業的取代。

 

▍ 工業啟示:產品決定模式

 

  2017年,以往對一個省的市場準入管理從“省級招標目錄+省級中標價+省級醫保目錄”可能要轉變成“省級招標目錄+省級中標價+省級醫保目錄+省級醫保支付指導價+市級(醫聯體)招標目錄+市級(醫聯體)議價+省級醫保目錄+省級醫保支付指導價+市級醫保支付價”,省代以往的職責未必能勝任市級的準入工作。

 

  而那些以往過度依靠省級代理商維護市場準入的工業面對藥品不斷降價的壓力,必然是從省級代理商的市場準入費用中拿出一部分給市級代理商,產品由市代負責分銷,這與我國壓縮流通層級的政策大環境并不符合。

 

  筆者認為未來工業仍選擇代理制,有三種應對之策:

 

  一是工業讓現有的省代作為第三方咨詢公司負責省級的市場準入,下放代理到市級,減少一次分銷的費用。

 

  二是商業公司作為省級代理或國家級代理,由居間人模式負責醫聯體/醫院的終端推廣,政務由商業公司負責。

 

  三是工業公司選擇能夠負責省級和市級政務且擁有直達終端團隊的省代。

 

  選擇哪種模式關鍵在于產品的類型正處于怎樣的生命周期、產品對應的競爭對手等因素,但是對于只有省級資源和普通分銷能力的代理商而言,轉型迫在眉睫。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大多數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大商業公司,但是大商業公司的人力資源是有限的,他們會更優先選擇大品種做,能夠同時負責省級和市級政務且擁有直達終端團隊的省代是非常稀缺的,這類省代也會優先選擇大產品做,而大工業也更愿意將代理權給他們。

 

  工業讓現有的省代作為第三方咨詢公司負責省級的市場準入,下放代理到市級這種模式就會要求工業的招商管理要從省代管理向市代精細化管理發展。

 

  據此,2017年將會是工業、代理商轉型的關鍵一年,CSO模式究竟能不能行得通,需要工業和代理商共同努力改造。


轉載于——《賽柏藍》


 

 
     

 

什么平台有玩十三水